机床网
      迷失在历史进程中的马云们……
      2021-04-18 09:06:19

      资本和权力一样,不受制约一样是会吃人的。

      当资本对人民挥起镰刀的时候,唯一能站在人民身边的,只有国家。

      ——《中国是怎样将资本关进笼子的?》


      那篇文章,是岱岱夹学的第一篇文章。

      是岱岱屠龙术的内功心法,从历史沿革的脉络,居高临下用上帝视角,给大家回顾了我们制约资本一以贯之的方法论。

      那就是两头夹。

      建国初期,陈云两头夹外国买办和反动资产阶级,一头夹上游产业以及原料,都行政垄断收紧手脚,另一头夹银根税款,用金融手段挤压他们的操作空间。

      90年代体制改革,朱相一头夹产业链上游,通过准入原则和合法垄断,让实业资本无法成长为垄断资本。另一头夹金融念头,通过严格的规定,让实业资本无法成长为金融资本。

      未来我们对互联网巨头们,会一头夹平台企业命根子聚宝盆的大数据,一头夹巨头鱼跃龙门毕竟的金融。

      这就是夹学,这就是屠龙术。

      岱岱用一个古老的简单的形象比喻,和大家交底。

      那就是陈老的鸟笼经济:

      企业应该像一只鸟,可以飞,但不可无控制,无限度地自由飞翔,鸟也不能捏在手里,因为捏在手里会死。

      我们要让它飞,但只能让它在笼子里飞。没有笼子,它就飞跑了


      夹学就是搭建鸟笼经济的核心关键词,就是通过各种夹,让鸟儿飞不出笼子。

      但是,我们新时代的鸟笼经济,比陈老那时复杂的多了。

      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国际竞争,如果一开始我们就把鸟儿关进笼子里,搞大数据收归国有,搞企业负担应该的社会责任,搞平台反垄断扶持中小创新,那么这些巨头的竞争力就会下降。

      就干不过美国的硅谷了。

      是的,现在互联网经济全球只看中美,只有这两大玩家能扳手腕,其他欧洲日韩俄罗斯都努力过,最后都成了看中美神仙打架的吃瓜群众。


      为什么欧洲能在16年就酝酿针对互联网巨头的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》?

      因为欧洲16年就意识到互联网这个赛道上,他们已经不能成为和中美一样坐庄的玩家了。

      虽然欧洲努力了,但欧洲语种多,历史上没出秦始皇,加上人口基数不大,欧洲风投界保守不激进,所以欧洲现在都没出什么一流的互联网企业。

      欧洲领导人开会碰头,说我们在互联网这块玩不过中美了要,等中美巨头们起来就要吃我们市场的肉啦,我们怎么能便宜他们呢?

      于是,16年开始欧洲酝酿了制约互联网巨头的GDPR,史上最严个人数据保护条例,直接给FacebookGoogle当头一棒,控诉他们收集用户隐私数据,并且分别开出39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90亿元)37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76亿元)的天价罚单。

      但中美不一样,不能学欧洲那样的顺民意抢大户,中美如果对自家的肥羊大户下手了,企业竞争力下降,直接就被对方给吃了。

      就像当年我们拉了滴滴打车一把,让他更好对抗国际巨头的uber一样,滴滴的投资人在事后发微博感谢国家


      中美都舍不得先对自家巨头下手,让对面乐见其成。

      所以中美一直拖着,非但没有上笼子锁住,反而为了更好的增加国际竞争力,互相比着谁的规则更加宽松,两国的互联网巨头也一直舒舒服服的享受了这几年的竞争红利。

      就像马总统炮轰的言论一出来,投资界的人,不是官方的人,就这样说道:

      "这些年中国给了支付宝足够创新的机会,理念上很宽容,世界上也领先,脱离于央行之外的资金流,美国都没这么开明。

      现在做大了要高估值上市了,反过来怼监管。这几年监管不仅没有制止支付宝,还把它的对手都干掉了,所以谁都可以抱怨监管,唯独蚂蚁不可以。"

      是的,一开始社会主义的我们,没有对互联网资本进行夹学操作,没有将他们关进鸟笼,反而是十分亲善,在有的地方,甚至做得比资本主义市场万岁的美国,还更好。

      正是这个早期尽可能放宽监管促进国际竞争力的思路下,一年又一年,互联网企业巨头参加两会的人数,越来越多。

      那么,为什么我们现在重新捡起夹学这把屠龙刀,对互联网资本磨刀霍霍了呢?

      因为,时代变了。

      时代变了,变在这三点。

      第一点,互联网没有原罪,却有后罪

      写过《腾讯传》而且还和阿里关系良好的财经作家,吴晓波,很赞赏互联网的阳光属性,他说过:

      中国互联网经济除了技术来自美国外,在商业模式上几乎全数变异,而强悍的国有资本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又毫无建树,因此造就了阳光创业的一代

      这个概括很精辟,但还不够全面。

      互联网资本起家最多涉黄,涉假货,但他们有风险投资,比改开初期无可避免带有原罪色彩的实业资本,肯定阳光多了,是的确,但互联网不代表就因此能豁免政府的管制。

      因为随着发展,互联网也越来越带有原罪了。

      各大软件app对人民隐私的窥探,困在系统中的外卖小哥,大型平台对用户和商家的两头剥夺,垄断互联网资本对中小玩家的扼杀等等,都表明——

      互联网不是一开始有罪,而是后面有罪

      简称就是,互联网没有原罪,却有后罪

      其实,有罪无罪,都无所谓,所谓辩证思维,就是知道世界上没有完全白的,也没有完全黑的,互联网的危害性,不是核心问题。

      因为互联网更多的时候是造福社会的,是提高了社会运行效率的,所以,白多于黑,而且人们都很愿意相信,随着技术的发展,互联网的优点会越来越多于弊端。

      如果未来的趋势,是白越来越多黑越来越少,那互联网就是瑕不掩瑜。

      如果未来的趋势,是黑越来越多白越来越少,那互联网就要防患未然。

      而目前,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,后者……

      所以,互联网不再是瑕不掩瑜,而变成了防患未然。

      舆论也在吹风:

      这一点,在2019年的时候,达到了巅峰。

      20194月,纽约时报发布的一篇名为《减少互联网是唯一的答案》(The Only Answer Is Less Internet)将西方主流媒体对互联网行业的批判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。

      在此之前,仅20194月一个月,西方主流媒体就出现了 20 篇左右泛互联网行业负面评论(非新闻)。撰文媒体覆盖纽约时报、华盛顿邮报、VICEBuzzfeednewsNBC、哈佛商业评论、《财富》、The Verge 等不同类型媒体。

      ——《互联网是人类历史的一段弯路吗?》

      第二点,就是互联网市场基本发掘完毕,而信息技术新的增长点还为时尚早。

      这一点岱岱不想太学术性,怕有些瓜友看不懂又问。

      举个例子,一战为什么打起来?

      因为全球市场基本被欧洲强国瓜分完毕了,而人类还没有星辰大海的能力,没有增量分配,只要存量博弈,狗咬狗的一战就发生了。

      互联网从世纪初野蛮生长了20年,基本上把全球国家和人民,都卷入了信息时代,功劳是大大的,是印在了人类历史进程中的。

      20年过去了,互联网的历史使命也大致完成了,只留下各大巨头疯狂收购打造资本帝国,挤压中小玩家的生存空间,打压创新,搞大而不能倒。

      而各大巨头给人类承诺的星辰大海,如人工智能,如VR技术等,都已经在风口跌落之后被世界看清——这不是几年能搞出来的东西。

      那么大家的重点也就继续放在存量博弈上了。

      而中美都需要钱,都需要产业再度升级,中国在芯片上花了几万亿,也不见互联网巨头们对芯片产业升级有什么贡献,只会流量收割,平台垄断。

      中国是靠李佳琦制造强国,还是靠外卖制造强国?

      亦或是靠直播产业大国复兴?

      建大楼的脏话都是国家做,然后国家花大心血把楼建成了,互联网企业在大楼里开商铺,赚的比国家多的多。

      还有打着面粉招牌卖着白粉的商铺,反过头来说互联网金融才代表着人类未来发展的正确方向,国家不要监管他卖白粉。

      国家能不腻味吗?

      能不对大楼里的商铺多收点租金吗?

      第三点,是逆全球化的出现。

      中美两国没有学欧洲那样,一开始就把鸟儿关进笼子里,就是因为怕关进笼子里鸟儿不会飞了,让对手的鸟儿赢了,所以中美初期都竞争着扶持互联网巨头。

      这是岱岱上面点出的。

      但是,马克思同学说的好,任何真理都是有前提条件的。

      岱岱上面这句话的前提条件,或者说能成立的条件,就是全球化。

      就是全球化。

      只有没有国界限制的企业全球化,资本全球化,才有中美两国互联网企业的战场想见,才有淘宝vs易趣,才有滴滴vs优步,才有阿里云vs亚马逊云,才有抖音tiktok vs facebook

      所以中美两家才拼命放宽对自家企业的监管,甚至纵容。

      但是,逆全球化产生了。

      逆全球化产生后的结果,就是中美不需要自家企业去和敌人企业拼刺刀,中美可以用自己的行政力量,去降维打击别国的企业。

      你看看全球化进程的时候,当年我们帮滴滴打优步,又是官媒放风摇旗呐喊,又是国家队资本进场护法,优步进来赶上了全球化的尾巴。

      uber要是晚个几年进来,赶上贸易战后期进来,赶上tiktok被美国制裁的时候进来,你看我们还会那样拐着弯的靠滴滴去干架吗?

      我们会直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,在uber上对等报复美国。

      所以,一言以蔽之:

      全球化的时候,中美都遵守游戏规则,让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干架,中美躲着后面当奶妈辅助,给自家企业加血加buff

      中美把自家企业当主C一样供着,线上小兵给企业,野区资源给企业。

      逆全球化的时候,游戏规则不起作用了,中美划江而治各玩各的,奶妈撸起袖子亲自下场,从助攻王变成人头狗。

      中美把自家企业当辅助一样对待,线上辅助不能抢兵,野怪也不能抢,人头更不能抢。

      然后两国企业在旁边问中美:

      你们不是奶妈辅助吗?你们不是躲在后面给我们加血加buff 的吗?怎么现在连小兵和野怪都不给我们吃了?人头都不让给我们?

      中美两大奶妈说,

      你们这些青铜!干半天都干不死对面!还不是要我来carry

      中美两边的互联网巨头,抱在一起痛哭:

      辅助不想助攻,要抢人头了!!

      所以,中美舆论开始吹风,是从18年下半年开始的。

      因为正是18年下半年中美贸易战的深入,中美政治精英集团,都不约而同的筹划逆全球化的战略发展,将眼光瞄向了养的这么久这么肥的互联网巨头们。

      毕竟,逆全球化进程中,中美互联网企业划江而治,你管你的欧美,我管我的东亚,你想打进来,我都不用助攻企业和你商业竞争,我有9种政治手段搞死你。

      9种!

      所以,海外发展方向放在欧美的今日头条,会因战略失误而万千心血付诸东流。

      而海外发展很重视东南亚东北亚的腾讯阿里,会因之前的战略有备而苟住一波。

      人也好,企业也好,都要看清历史的进程。

      孟子说的好:

      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

     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。

      岱岱说的好:

      入则无企业初心,出则无全球化竞争,巨头恒被割。

      然后知生于历史的进程,死于历史的进程

      第一点,互联网没有原罪,却有后罪,从瑕不掩瑜变成防患未然。

      第二点,互联网市场基本发掘完毕,而信息技术新的增长点还为时尚早。

      第三点,逆全球化的出现,改变了中美两大玩家的战略思维。

      就是这三大趋势。

      就是这三大趋势,汇聚到一起。

      中美,就这样酝酿决定,要一起不约而同的对互联网巨头,动刀了。

      中国也就打算运用祖传的屠龙术夹学,将笼外飞久了的鸟儿,夹回鸟笼了。

      中美各国的马云们,也要面对这三大历史趋势汇集的历史进程。

      而马云们中,马云同学,比较特殊。

      我们有个优良传统,赏罚都喜欢搞个典型。

      赏,有先进个人代表。

      罚,有树立各种典型。

      这样就有杀一儆百,赏一励百的管理效果。

      未来历史进程中,互联网巨头们,必然是有赏有罚,看谁的企业战略和社会责任,能能更适应环境,更适应历史进程。

      而要知道,在互联网企业家纷纷涌入人民大会堂的那些年里,马总统至今没参加过一次两会。

      没有,一次。

      当然,他对外宣称,我和政府只谈恋爱,不结婚

      如果依此所言,进两会就是结婚,他那是谈恋爱更好,那我们国家岂不是年年和十几个人结婚领证,年年包个八奶十奶的?

      不要扯犊子了。

      也不必扯犊子了。

      夹学,懂吗?

      屠龙术懂吗?

      孟子的话,懂吗?

      入则无企业初心,出则无全球化竞争

      巨头恒被割

      然后知

      生于历史的进程!死于历史的进程!


      • 弧线下调式三辊卷板机 - W11H-20×2000 弧线下调式三辊卷板机 - W11H-20×2000,W11H-20×2000,金属加工机械 - 弯曲校正机,泰安华鲁机械有限公司(泰安锻压机床厂),弧线下调式三辊卷板机 - W11H-20×2000价格及其他相关信息
      • 操作台 158机床网--为您提供 无锡帝凡精工机械有限公司 的产品
      • 精密陶瓷零件 我公司可根据客户需要制造多种高精度陶瓷零件,如陶瓷球阀球、拉丝模具、线切割导轮等异型高精度零件,最高平面度可达到0.00005mm,尺寸精度可达到0.0001mm,圆度可达到0.0005mm。
      • 铣刀产品 铣刀产品
      • UNIPRO 5000 五轴立式加工中心 UNIPRO 5000的推出, 源自于航空航天行业的多年经验及发展。革新的UNISIGN 25000 转/分钟的主轴,经过多年的服务,仍在UNIPRO 5000系列中具有显著优势。主轴包含在一个+ / - 15度的倾斜轴(B轴)中,(B轴)与在产品中的第二旋转轴(A轴)相结合并融入产品长达5米的立式加工概念,对动力及精度要求严格的复杂加长铝件,这台五轴加工中心再适合不过。
      线上彩票